《烈火英雄》:“現實” 才是最真實的電影

時間:2019.07.31 來源:1905電影網 作者:小佳兒


1905電影網專稿 “佛陀問弟子,世界上的海水多,還是世人留下的眼淚多?佛弟子答道:人于無數輪回中同父母,子女,手足,親眷分離時流下的眼淚比海水更多。佛陀曰:此謂無常。”


從大連新港中石油7·16輸油管道爆炸事故,到8·12天津濱海新區爆炸事故,再到較近的3·30木里縣森林火災,在和平年代,消防救援尤其是救火救災,可能是犧牲最多的職業,他們是城市的守護者,也是讓家人隨時提心吊膽的親人。



正如美國災難電影《勇往直前》中的臺詞:“消防員要不是最偉大的工作,那什么才是?”



上周末,首度大規模聚焦中國消防員的國產災難大片《烈火英雄》在全國范圍內(除大連地區)開啟大規模超前點映,收獲貓眼評分9.6,淘票票9.3分,是今年暑期目前口碑僅次于《哪吒之魔童降世》的影片。點映兩天累計票房達5366萬元,創國產電影點映前兩天票房新紀錄。



首部“中國驕傲三部曲”《烈火英雄》將鮮有的消防員題材搬上大銀幕,影片改編自《最深的水是淚水》,這部紀實文學是作者采訪了幾千名當時參與“大連輸油管道爆炸事故”救援的消防員,每個字都由親歷消防員口述撰寫而成。技術層面上,為真實還原火場,影片1:1實景搭建了火災現場,主創們挑戰身體極限親歷火場840個小時拍攝,其中搭建罐區的總面積達到50000平方米;調用罐區常駐消防車20輛,地方支援消防車30輛。在拍攝火災場面的840小時里:使用了50公斤的放火煤氣2890瓶;3000公斤的流淌火燃燒液;20000張放煙用環保紙板;7600公斤的特效火粉;30噸輔助爆炸用道具……



無論是改編作品的選擇還是影片1:1的實景拍攝,都再一次讓人看到了“博納式主旋律”的誠意,不刻意販賣奇觀,搭建偉光正,而是從現實出發,最大限度去還原數年前那場濱港特大爆炸事故。“現實”,才是最真實的電影。


爆炸帶來的社會恐慌、災難犧牲和家人離散的痛苦,每個閥門8000轉轉2小時閉合、一條馬路之隔的化學品威脅800萬生命,爆炸效應瞬間侵襲,即刻成災。時間線緊密串聯,每次沖擊波都能感受到大火撲面而來的恐懼。



江立偉在沖進漫天大火關閉閥門之前,意識到此次可能有去無回,向馬衛國要一支煙,準備在赴死前最后放松一次,煙卻早已被水打濕。漫天大火怎么都撲不滅,卻連一支離別的煙都點不著。他們并不是一心只知道救火毫無懼怕之心的機器人,消防員也會怕會懼,但卻又必須沖鋒陷陣。


“你想什么呢?”“我就想活著出去,去見我老婆孩子。”這群消防員也有著自己的牽掛,這愿望看似簡單,卻又高不可攀。面對沖天巨浪,相當于20顆原子彈當量的油管和危化品爆炸威脅著數百萬人民的生命安全,他們用血肉之軀筑起一道防線,保衛這座城市。



“我們不怕犧牲,只是不想被遺忘。”不同于以往“英雄史詩”式的歌功頌德,電影將消防員回歸平凡,人民英雄背后也是別人的兒子、父親、丈夫,也是有感情牽絆,會害怕的普通人。如果可以活著,誰又愿意去當英雄呢?


暑期檔的火,終于燃起來了。從目前的點映成績和影片口碑來看,相信《烈火英雄》會同《哪吒之魔童降世》一樣,成為今年暑期檔下半場票房的有力爭奪者。


文/小佳兒

我的喜馬拉雅
劇情

我的喜馬拉雅

為國戍邊扎根雪域

云中行走
傳記

云中行走

走鋼索橫跨雙子塔

那年八歲
兒童

那年八歲

算命先生與少年郎

紅色之子·單刀赴會
劇情

紅色之子·單

破解危局維護統一

完美有多美
喜劇

完美有多美

萌叔穿越暖心重生

心迷宮
懸疑

心迷宮

燒焦尸體引發迷局

必中江苏11选5